小说:相爱相杀(下)

  • 日期:08-18
  • 点击:(1702)


文/李伟

t019243793f4cf85645.jpg

[4]

陈宇又出现了。站在他面前的人总是怀疑在他面前带镜子的人多年后才走进他的生活。那段似乎是虚幻的“梦想”,彼此的生命已经被拉回现实。

那时,无知的分离似乎是为了在团聚之后创造那一刻的兴奋。

在谈话中,他们知道对方选择了法律部门。陈宇的理想是成为未来司法和执法的法官。唐昊的理想是成为未来的着名律师,挣很多钱,照亮门槛,为父母买一幢大房子。

长期重逢的喜悦是短暂的,琐碎的日子是生命的真谛。唐昊和陈宇都对自己和对方产生了怀疑。对于这种怀疑,唐昊只是在闲着时思考思考和思考,他并不认为有任何需要探索的特殊意义。然而,在陈宇与唐昊的频繁接触中,他心中的疑虑越来越深。越深越多,他越怀疑,他出生的越多,生命的终结,无穷无尽。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决定明确表示这个人的尖叫巧合。

“没有书这样的东西。” “世界如此之大,巧合可能是太多事件,只是概率问题。” “既然这是巧合,那就是巧合或巧合。”有时候,陈宇的童年经历被反复询问。这是不可避免的,有一些烦躁,它会被一次又一次地阻止。

陈宇记得当他和唐昊玩过一场交换身份的游戏并被父母看到时,他急忙转移到自己身边。那时,他不理解,也没有追求。现在看来,父母真的害怕某些事情,或者从自己的怀疑中隐瞒某些事实。由于唐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请从父母那里开始。

“我再次见到了我的小学同学。我是一所学校,我和一个部门。”陈宇在电话里说。

“这很不错,门外还有一种照顾。谁知道?我知道吗?”母亲不在乎。

“你已经看过了。难道你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唐浩,那个看起来和我完全一样的人。我还假装我去了我们家。”

电话很安静。安静,气喘吁吁。

陈牧的支持和套利让陈宇更加坚定了他与唐昊的关系并不平凡。但经过多次调查后,父母仍然屈服于过去。就连陈的父亲也会生气勃勃,并以残酷的方式抨击陈宇的无休止的质疑。粗暴的反击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陈宇的疑虑,而是从隐藏的层面强化陈宇的好奇心。

大学的时间加深了陈宇与唐昊的关系。当他毕业时,唐浩正,但陈宇的坚持邀请,去了陈浩从过去感到自卑的高端社区,陈宇住在这里。唐昊的出场确实让陈的父亲和陈的母亲感到害怕。

唐昊离开后,陈宇直接向父母展示了摊牌。陈牧沉默,她不知道如何说服孩子是幼稚和固执的。陈的父亲很高兴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喊道。你是一只白眼狼。这些年来,我们很抱歉。给你美食和饮料,等你奔跑前跑。泡泡和尿尿将你拉起来,既然你长大了,你的翅膀很难,问我们,混蛋。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我不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活。陈宇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在他的记忆中,除了对待自己与唐昊之间看似无关的关系外,他的父亲从未对自己发脾气。他看着颤抖的父亲,发现那个男人的头上有很多白发。他的父亲年纪大了,他有点尴尬。

真相,你想要真相。好的,我会说实话,你听。陈的父亲脸红了,蓝色的血管暴露出来。你和兄弟唐昊是兄弟,双胞胎,这就是你弟弟的生命。是你的兄弟在产房里抱着。你没有忍住,是你的小阿姨看到我和你的母亲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临时起义,带你回到我们家。我知道你是一只白眼狼。你不应该一开始就阻止你。

陈宇的潜意识一直认为他和唐昊之间肯定会有某种曲折,曲折是奇异的。他还对他们的关系做了各种假设,包括假设他们是兄弟。然而,对于陈宇来说,陈的话语仍然是晴朗的。陈宇不相信20多年来养育自己的父母竟然是盗窃儿童的盗贼和劫匪,孩子仍然是自己。

陈宇嘶哑而沉默。在这一刻,他希望像唐昊所说的那样,巧合并非巧合。巧合的是,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只是概率问题。他对自己的固执感到遗憾。他希望父母所说的只是一个荒谬的故事,以配合他们自己的安排。

陈宇很快就明白,今天的悔恨只不过是他不敢面对真相的懦弱借口。对他来说真正令人尴尬的是如何在真理和谎言之间做出选择?

t010dd1f91879b70eaa.jpg

[5]

而不是说陈牧因为当下的困惑而感到尴尬,她不妨说她不想失去陈宇。现在木头已成为一艘船,这艘叶船载着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她担心她的小家庭会突然翻车。

她想补救这一切。唯一的希望是陈宇的亲生父母。她想把所有真相都说清楚,她想补偿,他们就成了一个家庭。即使陈宇离开自己,她也可以去看他。这是唯一可以做母亲的事情。

当陈牧在唐昊家中撼动事情的真相时,似乎越来越多的人被迫进入小房间。唐的父亲,唐的母亲,不知道他实际上有一个孩子。尽管唐昊在Tang的母亲身上一再遵循这个前提和陈宇,但他们在主动玩游戏时也遇到了陈宇的孩子。但世界如此之大,有很多巧合。

“你的意思是你的孩子和我们的孩子都是双胞胎吗?你被带走了吗?你帮我们20多年了吗?”唐诱惑地问道,担心他会在他面前冒犯他体面的女人。

“是的,是的。我们混淆了一段时间,我们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现在后悔,非常尴尬。”陈妈妈拉着陈的父亲点点头道歉。

“悔改?加薪是如此之大,不要后悔,让我们说现在你来我家筹钱,我们无法得到它?”唐妈妈呻吟道。

“不,不,你误解。我们访问的目的是为过去我们的自私造成的损害道歉。我们会尽力补偿你。我希望你能原谅。”陈非常谨慎和谐。

“我们可以见到我们的宝贝吗?”唐问道。

“当然,当然,孩子是你自己的血肉。我们会安排这两天,你有什么其他要求?”陈父亲应该开心。

“要求?没有要求,宝宝很好。姨妈的生活不好。这也是他的财富落入你的富裕家庭。这是很多阿姨。”唐的父亲看着唐昊,“我的儿子和我们一起受了很多苦,终于出来了。工作还没有解决。我们只能紧急和帮助。”

“是的,没错。就在孩子有很多阿姨的时候,将来会是一个家庭。唐昊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你看到了吗?”唐妈妈赶紧抓住了话。

唐的父母和唐昊都有点喜出望外。

陈的父亲和母亲压在心上的石头终于倒下了。他们从没想过这个家庭是如此合理。当他们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很难过,也无法偿还他们的嘴巴。毕竟,他们做错了什么。那么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唐家人离开他们吃午饭,虽然他们看起来不太特别,但他们觉得他们吃了这么多年来最美味的饭菜。陈妈妈带着陈的胳膊走回家的路上。她突然发现这个小镇变得温柔可亲。风很温柔,树很温柔,她脚下的路轻轻地拥抱着她的脚步声。

陈宇没有答应父母要看唐的父母。他不想去,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走。去之后如何逃脱。

他认为父母现在所做的事情是虚伪的。这不是赎罪,而是心灵的购买。父母越多,他就越感到厌恶。一种来自心底的厌恶,这种厌恶也蔓延到了我自己身上。是的,他现在和过去的丰富生活不应该是他自己的。他的生活应该和唐昊一样,充满贫穷和寒酸。但现在他的生活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他的兄弟正处于轨道上。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叛徒,已经放弃了家人秘密享用的糖果。这种内疚感昼夜笼罩着他。

伟大的未来已成为时刻之间的绝望时刻。 “正义,公平”当他想到这两个词时,他偷偷地笑了。在这个时候想成为一名法官的梦想完全是对陈宇的嘲笑。

他想到唐昊,立刻叫唐昊在虹桥见面。他想抛弃他所有的麻烦。他想起诉他的父母,起诉他的姨妈,他知道这有点没人情,甚至忘恩负义。无论后果如何,他都愿意承担。唐昊没有对陈宇的思想作出明确的陈述。他只是说他以后会说话。

唐昊挂断电话后,有些人焦躁不安。他看着租来的简单房子,想着日夜工作的父母。他过去常常试图改变这一切,但最后他发现他在这个世界的起伏中是多么的小和弱。毕业后,由于缺乏经验或缺乏当地户口,他经营了一些业绩优异的律师事务所。他想留在那个大城市的想法变成了无根的错觉。他以前的凌云野心在现实中被欺骗了。

回到这里仍然穿过墙壁,它正在地平线上。陈宇的父母出现了,就像他生命中挽救生命的稻草一样。这根稻草不仅拯救了他,还挽救了他的父母,他们贫穷的家庭。现在有人必须打破吸管并将它们放在热水中。这个人是在他的家人痛苦时享受自己的弟弟。不仅如此,他还想随意提出公平正义的旗帜,并向世界尖叫,但他必须成为无形中的险恶阴险。这是陈宇想要的公平与正义吗?他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他制定了最糟糕的计划。

唐昊给父母写了最后一句话,焦虑地走了出去。

唐昊给陈宇详细介绍了这些年如何,父母如何计划住在偏远地区,以及如何转移到城市谋生。从事什么样的艰苦工作,如何省钱,培养自己。唐昊告诉陈宇,这一切的目的是软化陈宇,让他知道他现在的富裕生活是其他普通人不能要求的福气。已经这么多年了,它已成为一艘船,现在更不用说他们的家人了。可以团聚。陈宇现在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尽一切努力来弥补和改善亲生父母的生活,而不是让每个人都陷入尴尬境地。

唐昊继续说,此外,你的父母在同一年带你离开,但他们从未接受过你的对待。在20多年的养育方式中,幸存者的信誉并不浅薄。像天空一样。如果你真的把你的父母告上法庭,这不是忘恩负义的。什么是敌人?

对于唐昊的话,陈宇很清楚他看到唐昊的目的是不听真话。他原本想得到唐浩的支持和鼓励,他也是一名法学院学生。他需要外面的一点勇气。

陈宇有点失望。唐昊的内心充满了人类生活,生活和世俗的纠结。他的内心是公平,正义和法理。他认为他的父母必须对错误行为负责。对于他的亲生父母和他的养父母,他将对今天不受欢迎的行为负责。但这完全是两件事。它不能混淆。它不能完全拥挤。否则,他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未来。

“回去看看你的父母吧!”唐昊知道他所有的想法都只是如意。

“现在不是时候。”陈宇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勇气。

“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会在哪里看到它们。”

“你有没有忘记我们年轻时玩的游戏?”

陈宇默默点点头。

唐昊担心多年未玩的游戏会再次出现,所以唐昊像陈宇一样询问了陈玉平家的所有细节。陈宇耐心地向他解释道。

最后,唐昊要求陈宇交换所有文件。陈宇认为没有必要这么严肃,但唐昊说,这次他们要做真实的事情,不能忽视任何细节。陈宇的严肃态度却严肃,他们交换了所有文件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不过,陈宇仍然说唐昊有些大惊小怪。

“如果你想为一个从未有过育儿经历的父母牺牲自己的生命,你愿意吗?”唐昊冷冷地问道。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陈宇的话还没有完成,唐昊已经推倒了连绵起伏的河流。推倒陈宇的唐昊立刻后悔了。他想听听陈宇的回答。但无论答案是否愿意,你都无法改变这个结局。后悔只是唐昊心中的代名词。

落入河中的陈宇惊慌失措,有时隐藏起来,有时会闪烁。过了一会儿,陈宇完全消失在河里。

唐昊故意忘记了一点距离,看着蜿蜒河面的水汽来了,肆无忌惮地包围着他,淹死了自己。他无法看到,无法触摸,呼吸变得越来越难。完了,完了,他不停地为自己敲门丧钟。

河面有凉风,来到唐昊。唐昊打了个寒颤,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恐怖,他的眼睛闷闷不乐地看着滚滚的水面朝着平常的方向冲去。唐昊已经死在嘴里,我要为陈宇而活。

t01cc64e81aa85cd865.jpg